OTT能否熬过传统运营商的围追堵截?传统运营商会否摆脱管道化命运?–by豪迈(horror)

OTT能否熬过传统运营商的围追堵截?传统运营商会否摆脱管道化命运?

–by豪迈(horror)

名词解释:

OTT(over the top) :这个词汇来源于篮球体育运动,原本是”过顶传球”的意思。现在是指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这类产品,包括即时通讯、在线视频、社交应用等众多炙手可热的类型,如Skype、Line、微信、微博、youtube、QQ。

运营商管道化:移动互联网时代,传统电信运营商由于网络压力不断加大、客户能力明显欠缺、硬件创新很少参与、长期垄断、缺少危机意识,封闭花园行将开放,流量费用成为众矢之的,自营业务不够专业,导致既有优势业务吸金乏力、用户不断被互联网企业蚕食,沦为管道。

提到OTT,可能有很多人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意思?但依然阻挡不了该话题的曝光率。无论是两会话题,还是移动互联网创业。其中牵涉甚广,一方是大家耳熟能详却又恨的咬牙切齿,屡次涉嫌垄断调查的传统运营商,包括移动、联通、电信;另一方则是奉行免费策略、以追求用户体验为目标的互联网领域大佬,以及紧跟移动互联网脚步并积极探索新模式下带给用户多终端移动互联应用的探索性创业新贵,包括企鹅、小脚丫、大眼睛、apple、机器人Android、优酷,还有一些创业企业。

主要的争端还是在于一类“免费产品”通过所谓的“高速公路”,以低廉的成本从垄断大佬眼皮下虎口夺食。抑或是,一些吝啬的互联网企业,占用带宽资源有限的民用网络,从事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应用,却又不愿以商用的成本缴纳水电费。

到底争端的本质是什么?以及最终以何种方式收场,本文仅做一些简单的分析,已作抛砖引玉。

近日,就OTT问题,多个领域的大佬运用统治工具,在两会上从不同层面提出议案:

1、传统运营商希望将将普通用户和企业区别对待,仿照水电的民用商用或者是,2B、2C,无非就是从OTT企业的客户收入中分成。比如早年的5元QQ包月,移动运营商和内容提供商分成。传统运营商提出这一诉求,主要是基于近两年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大力发展,OTT企业在社交应用、移动视频、即时通讯等方面的业务拓展,导致其具有垄断、吸金强项的通话、短信、彩信等业务增长乏力,收入下降。据报道,有文称,OTT企业没获得一分收入,将造成传统运营商十倍的业务损失。

2、OTT企业则有代表提出国家应加速信息高速公路建设,将其与铁路、公路、电力等放到同等地位。即列为国家战略和基础设施,以促进我国的信息化以及拉近与世界先进国家的差距。传统运营商长期占据垄断优势,却没有领先发展自己的即时通讯、社交应用,错过创新发展时机。同时,假宽带、地方垄断、4G牌照未定等,严重阻碍互联网地发展。在美国,Google为推行高速服务体验,开始自己铺设千兆光纤。

类似的还有就像广电系统对“小米盒子”以及IPTV的封杀。传统电话业务对VoIP电话的封杀。

上面的争端最本质还是在利益上:甲有纸张不赚钱,只是卖给普通人写字打印,利润微薄。乙买来纸张,利用技术和创新,用来提供名片、壁纸、甚至钞票,结果引起红眼病。

目前国际上也存在该方面的争论,无论是OTT TV还是OTT,甚至PC站点一样存在该方面问题,无非是用户是选择手机打电话、发短信,还是移动应用、即时通讯去发消息、发音频、发消息等。是通过电视机看TV,还是Youtube看视频。关键还是用户体验,民心所向。

该领域国际上有不同的应对策略:1、韩国电信运营商可以和OTT企业协商合作分成,也可以掐断甚至限制OTT信息流;2、美国或欧洲禁止低套餐用户使用OTT服务;3、OTT企业,譬如Google自建高速网络。

而在我国,现实国情好像OTT企业自建网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首先牵涉到多个部门的垄断利益,最似是而非的理由就是重复建设。其次会对传统运营商低质高价服务造成冲击,既得利益这肯定不会同意。估计最有可能的就是双方博弈,由OTT企业的从收入中分成部分利益给传统运营商,无奈割肉和气生财。

 

2013年3月14日22:14:05 初稿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Help

Copyright © 2009-2017 沐雨听风  | Powered by WordPress  | 网站地图  |  访客留言  |   |   | WordPress theme: Kippis 1.15